孑骜不驯

请在我的葬礼上
放最欢快的圆舞曲
以此来致谢
让我死亡的你
——致我来路不明的心理疾病

准备送给朋友的手绘

离歌。

北陌.🎠:

★荆轲×高渐离 一发完。




★有私设。轻度ooc。




★沙雕写文中间有车转石墨。




★不喜勿喷谢谢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“他走过榆次,走过邯郸;游过诸侯列国,他一生的足迹遍布各地。他把他的眼望向远方,但他把他的心留在了燕国,留给了那个筑声缭绕的温柔乡,留给了那个名叫高渐离的人。”


 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

再平常不过的一天,再普通不过的长街,再平凡不过的小酒楼,里面坐了一位风尘仆仆的不归人。


在同一天同一时刻一名屠夫和一位击筑师跨入酒馆。


 


自此,两人的生命第一次有了交集。


 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




高渐离总觉得荆轲过于正经,他本人又是大大咧咧沉不下性子的人。


 


于是就有了如下对话:


 


“书呆子。”


 


“乐痴。”


 


“你书呆子。”


 


“你乐痴。”


 


“有本事你击筑啊。”


 


“有本事你读书啊。”


 


“嘁。”


 


“切。”


 


高渐离抛开他坐在一边奏起乐来,荆轲凝神,倒也不难听。


 


呸,什么不难听。










 


 


明明就太好听了行吗。




 


荆轲便也不看书了,盯着长发俊逸的美人有些入了神。








 


一曰拢弦,春来花开。




二曰抹弦,夏至落雨。




三曰挑弦,秋袭枯叶。




四曰捻弦,冬入繁雪。








 


“此曲只应天上有——”一曲毕,他突然开口。


 






高渐离看着有些微醺的荆轲,在触碰到他湿漉漉的眼神时怔住,脸颊迅速飞升起一抹醉人的红,他启齿接上下半句:


“人间能得几回闻。”淡淡鼻音扩散出涟漪。


 






荆轲勾勾唇,左手跨过那碍事的乐器去挽他的腰,将他搂了个满怀。


“荆轲,你,你......”他有些急了,想挣脱。


 






“你也只应天上有,渐离。”贴在他耳边,荆轲哑声道,“可惜你被我捉住了,逃不掉了。”


 


说罢,迎合着两人如鼓声的心跳,带着丝丝缕缕的醉意吻上高渐离因惊讶而微微张开的唇瓣,小心翼翼地啄着美玉一般温润清凉的唇珠,见他不反抗,便大了胆子探入进去,舌尖划过每个不为人知的秘境。


 


高渐离又哪里是他的对手,荆轲力气大的要命,嘴中的酒味意外醇香。


 


感觉到快要窒息了。他只得紧紧抓住荆轲的后襟当做最后一根稻草,挣扯着几丝断发缠绕在指尖,又渐渐失了力气。


 


幸好,荆轲放开了他。晶莹的蝉丝瞬间剥离开来,两人便只隔了一个鼻尖的距离,呵出的气交融在一起。


 


还是他先唤:“渐离。”


大口换气的高渐离被这突如其来的呼唤吓了一跳:“嗯?嗝!”


 


这一声引得荆轲大笑起来,“渐离,果真是妙人!”


 


 


妙你马,高渐离差点没把筑怕他脸上,“嗝!”


 


......妈的。


 


最后还是荆轲轻笑几声把他的脑袋按在自己肩上帮他顺气。宠着干嘛,愣着呗。


 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0aNpz0HgJMEu0sBO/ 《基情开车。》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 


【太子,大事不好啊!赵国已破,我们与秦国之间的屏障没了!】


 


【你说什么?!立刻唤荆卿来!】


 


【是。】


 


 


【即使是你不说,我也要请求行动。没有什么凭信之物,那就无法接近秦王。现在的樊将军,秦王用千斤的黄金,一万户的封邑。果真能够得到樊将军的首级,及燕国督亢一带的地图献给秦王,秦王一定高兴地召见我,我就有办法来报答太子了。】


 


【樊将军因为无路可走投奔我,我不忍心由于自己个人的私仇而伤害长者的心意,希望您另外考虑对策吧。】


 


 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【出发前天。】


 


 院中传来幽怨的筑声。


 


   荆轲推门。“怎的又穿的如此单薄出来弹奏?”他将身上的长袍搭在高渐离这些天过于瘦弱的肩上,心中一阵心疼。


 


 筑声骤停。


 


    “荆轲,我问你。”高渐离不曾回头,手中还拿着竹筑。


 


    “嗯?”荆轲应了一声,以为是什么事情。


 


    高渐离忽然发了疯般向他打来,拳头一个不落击在他胸口。荆轲的心一下子就揪起来了,渐离这几天本来就睡得不好,没有食欲,自己又是惹他生气。只得一边轻声好言哄着他,双手搂他入怀。高渐离突然停下来,一道清泪迅速划过脸颊。


   “大哥,是不是我不问你,你就不说?”


 


   “只要你问我,我便说。”


 


   他突然扔了手中的东西,推开眼前的怀抱,即使他那么想要。


   “好,那我问你,你要去行刺秦王,对吗?”


 


   荆轲的眼神暗了暗.


   果然还是知道了。


   “对。”


 


  “你有多少成把握?”


 


  袖中的拳头握紧。“不到三成。”


 


  小腹绞痛。不想让他担心,高渐离只是轻轻皱了一下眉。摇晃了一下。荆轲见他的样子便知道有些不对,慌忙接住了那副摇摇欲坠的身体。轻到仿佛没有重量。


 


  “渐离...高渐离!”他厉了声,“你别吓我,你到底怎么了?”


 


  “我能有什么事,什么事也没有你行刺秦王必丧命重要。”他复又推开了他,下一秒便跪在了地上。


  不能让他发现、不能让他发现......


 


  横撞进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
  “荆轲,你放开我...”冷汗阵阵,肺似乎被谁紧紧攥住。他发出濒死的呼吸声。


 


  “我好疼......”眼泪浸入荆轲的玄衫。


 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【出发前夕。】


“这一式,名叫易水寒。”高渐离淡淡道,眼神不愿落在荆轲身上。


 


“易水寒。”他默念。


 


就在他将匕首藏入卷轴中转身要走的时候,高渐离拽住了他的袖。


“你会回来的,对吗。”


 


荆轲沉默良久。


 


“我们的孩子,就叫离歌。”


 


他没回答。


 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【祭祖】


 


筑声响起。


 


荆轲看着祭台上瘦削的人儿,悲凉入骨。


 


渐离...他想再亲吻他的眼,他的眉;再拂过他优美的颈线,他的腰际。


 


易水寒。


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——”


 


高渐离看着他一步步跨上马车,在一片荒凉的沙尘中渐行渐远。


 


可他始终没回头。


 


小腹抽紧。


 


宫中南苑的筑声悲鸣了一整夜,仿佛要呕出灵魂。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
 


【秦国朝廷】


 


“来人呐,斩掉这个逆贼!”嬴政颤抖着右手向荆轲指去,不敢对上他眼中不畏鬼神的锋芒。


 


“对不起。”他这样说,“对不起。”


眼神始终望着燕国的方向,他的温柔乡。


 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


【秦王扫六合后】


“传——召高渐离进殿!”


 


“召高渐离进殿——”


 


 


琴师出现在大殿尽头,眼中是燎原大火后的余烬。


“筑师高渐离,见过秦王。”没有下跪,没有磕头,只有在绝望中燃烧的一双眼。


 






秦王是知道他的傲慢的,对他这幅态度却仍有所忌惮。满朝大臣开始不满地议论,指指点点。


“听闻你琴术高超,不必拘束,还请上座为我们大王献一曲。”太监公公如是说。




 


高渐离放下有些沉重的筑,跪坐下,手却不曾抬起来。


“渐离一生,只为自己击筑。”


 






秦王抚须大笑。“你现在已经是寡人的琴师了,寡人教你弹什么,你便弹什么。”


 


高渐离闭了嘴不再说话,冰凉纤长的手指在膝上握成拳。未等秦王报名,铿锵的筑声便震耳欲聋的响起来。


时而上扬时而下坠,宛如初生的火苗,燃烧在高渐离的心里。拢挑挽捻,火光霹雳。不是凤凰,却恰似烈火。手渐渐乱了章法,高渐离也不知道自己在乱弹乱奏些什么,只知道自己的一颗心,早在多年前就被一个叫荆轲的人带走了,他来到秦国,死在这里,他不能抛下他。


 








荆轲啊荆轲,你是有多狠心。


 


你怎么把我留在了原地呢。


 


高渐离这一生,除了为自己击筑,就只有你了啊。


 




朝廷上,手持匕首的人笑的坚毅。左腿断了,身负八处剑伤,眼神停留在燕国的方向。




高渐离怔怔落下泪来却未曾察觉,琴声渐渐牵出忧郁的情愫,牵牵连连,断断续续,似圣人的讴歌,似地狱的烈火,似黄泉的冰冷,似孟婆的热汤。拨弦、拢弦、划弦、按弦,像床边的缠绵,像窗前的悱恻,像诀别的悲怆,像转身的苍凉。高渐离虚无的眼眶中滑下血泪,荆轲,易水一渡,无人如故。


 




就像多年前他没能说出的话。


 


“我爱你。”


 


白衣的琴师奋力举起筑器向秦王砸去,如果他此时还有双眼,他一定能砸准。可惜,他没有了双眼,也没有砸准。


妈的。


历史重演。


佩剑的将士砍下殿前人的头。


一切就此终止。


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 


他的爱人向他伸出手。


“渐离,过来。”


 


 


“...大哥?”




“我好想你。”




“我也是。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dbq我看了荆轲刺秦王有感。。四千多字一下子就出来了。


 @翼玖-今天雷女士瘦了吗  @wulalalala 


答应 @孑骜不驯 写了要at她!!




希望 @顾陌 小可爱考试成功鸭!




 @苦荞茶. 

“天冷了。”
我太弱了,画不出Chuuya万分之一的帅气。
动作有参考。

第一次尝试这样的黑白
手有点酸

p2是拍摄现场,
我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布景鬼才

我好痛苦。为什么我永远把拼贴p成shi。
我能怎么办,我也很绝望。